罂粟

「秘密基地 」一个人吐出的悄悄话 陌生人路过也无妨

有无数次
我都想决绝离开不再回头的
可是为什么
偏偏你总让我舍不得
是你对我不够狠
还是
我对我不够狠

后来
我还是
原谅了出轨的他
他说他孤独 自卑  难眠
我心软 比他更卑微 更孤独的说
傻瓜 我舍不得你呀
他一定知道我在坚强
隐藏自己的悲伤
抚慰他的悲伤

他没有多哄我
没有多抱歉
但是他该明白的
明白我暗自神伤
明白我难熬
可他自觉这是平常
出轨平常
偷情平常
对不起女人平常
他知我心累
知我没有安全感
知我难过
可他没有多哄我

我想知道他喜欢我几分
想必他是给不出答案的
于是我自己回答自己
他喝了酒明知我睡了也还发信息给我
这不是依赖是什么
他说想我 特别是在夜里
这不是依恋是什么

可是一个男人不哄我
我还有多少动力去一次次原谅他
没有了
我已经不太相信他的话
不相信他说的绝交
不相信他说的只有我一个
即使他拥抱我亲吻我说情话给我
也想到了他昨天或者是明天把这些付诸给另一人

我舍不得他是真的
原谅也是自愿的
只是啊
风花雪月只是成语罢了
往后不管他再如何对不起我
我就只当自己是个没有心的人

你是可爱长大的吗


這樣吧
你不用再陪我吃飯
教我該如何品嘗一杯甘之如飴的寂寞吧

我孤單了這麼多年 才發現
學會和孤獨相處才是我該做的
人這輩子
就是要和孤獨做朋友
不管我某時某刻愛不愛獨處
都要接受無時無刻的寂寞

或许我向往的生活就是 自由而平等吧。